本文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高管变动频频、罚单纷飞,“资管新规”过渡期倒计时,信托行业转型有多难?

投资项目平台 2021-10-23 13:27

随着行业转型的不断加快,今年以来,信托公司高管变动更为频繁,潜藏在“暗角”的风险也不断暴露。10月18日,北京商报记者根据银保监会官网披露的行政许可信息不完全统计发现,开年至今已发布信托公司高管任职资格批复超过130张,68家信托公司中,高管人事变动超一半。与此同时,在转型过程中,信托行业潜藏的风险不断加速暴露,行政处罚也相继增加,年内监管对信托行业合计罚款金额高达5701万元。如今,离“资管新规”过渡期临近届满之时仅剩两个多月,如何持续强化风控措施,合规稳健前行是信托公司需要思考的难题。

超半数信托公司迎人事变动

在行业转型的大背景之下,信托公司高管变更早已成为“家常便饭”,10月18日,北京商报记者根据银保监会官网披露的行政许可信息不完全统计发现,开年至今已发布信托公司高管任职资格批复超过130张,68家信托公司中,高管人事变动已超过一半,涉及安信信托、中诚信托、雪松信托、中海信托、杭州工商信托、光大信托、国元信托、交银国际信托、中融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

从“一把手”变动信息来看,在2021年里,长城新盛信托、昆仑信托、东莞信托、吉林信托、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中海信托、光大信托、金谷国际信托先后迎来了董事长;国通信托、中诚信托、雪松信托、民生信托迎来了新总裁。

除了“一把手”外,变动较为频繁的还有独立董事、董事、总经理、副总经理等“热门”职位。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开年至今变动类型最多的为董事,共产生36起变动;其次为独立董事,共产生20起变动。

其他职位中,金谷信托、中粮信托、北京国际信托3家信托公司首席风险官出现了变更;天津信托、五矿信托、华润深国投信托、平安信托迎来了新的风险总监;国通信托、安信信托、爱建信托、中粮信托、陆家嘴国际信托、长城新盛信托财务总监也发生了变动。

在转型的背景下,信托公司普遍进行了经营战略的调整,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高管的变动。近日,北京商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近日多家信托公司已陆续收到来自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整顿信托公司异地部门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监管要求信托公司在一年内对异地管理总部、异地部门予以整顿,并且规定中后台部门均应在注册地设立。

文件发布后,有不少声音认为,在艰难转型的背景下,该文件对信托公司是一记重击,行业将面临严重的人才流失。一位信托公司相关人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直言:“虽然已收到文件,但目前公司还未给我们一个明确的公开回应,预计业务部门的精兵强将,可能主要安排在重点的异地城市,因为这些人为公司创造主要贡献,然后将其他人都安排在总部,远程进行支持,很多人才可能会面临流失。”

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今年的信托公司更换高管,延续了近年“资管新规”逐步落地以来信托行业发展的转变的需要,总体上还是稳中有进。不过监管文件下发后,预计后续行业内人员整合调整会更加频繁。此前个别信托公司公开招聘高管是打破常规,也是无奈之举,行业转型期,适配行业发展的人才稀缺,同行挖到合适人才难度较高,后续这一情况或许更为普遍。实际猎头跨行业招聘的情况也在拓展,各家公司也会根据未来业务布局需要,挖掘对应领域的管理人才和专业人才。

行业“严监管”仍将持续

在转型过程中,信托行业潜藏的风险不断加速暴露,行政处罚也相继增加。10月18日,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开年至今已有建信信托、中原信托、昆仑信托、华澳国际信托、中泰信托、大业信托、四川信托在内的多家信托公司被罚,合计罚款金额高达5701万元。

从罚单金额来看,在众多罚单中,四川信托被罚金额最高,为3490万元,这一罚单刷新了信托业史上被罚金额新高。被罚缘由方面,四川信托存在“因将管理的不同信托计划投资于同一项目、穿透后单个信托计划单笔委托金额低于300万元的自然人人数超过50人、违规推介TOT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公司治理不健全,违规开展固有贷款及信托业务,资金流向股东及其关联方”等13项违法违规问题。

从罚单信息也可以看出。监管处罚的“触角”也伸向了信托公司数年前违规的领域。例如,超百万级罚单中,华澳国际信托因“2017年7月违规承诺信托本金和收益;2017年3月-2018年12月开展部分关联交易未逐笔向监管机构事前报告;2018年和2019年未足额计提减值准备”等9项违法违规问题被上海银保监局责令改正,并处罚没款共计566万元。

9月30日,北京银保监局披露的一则行政处罚信息表显示,建信信托因2011年未经批准违规设立2家非金融子公司被罚400万元。就在7月30日,银保监会才发布《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清理规范信托公司非金融子公司业务的通知》要求信托公司不得新增境内一级非金融子公司,已设立的可选择保留一家,信托公司应以转让股权等方式清理对相关企业的投资,此次处罚也看出了监管对信托公司非金融子公司管理整治的力度。

其他小额罚单中,苏州信托因存在“信贷资产转让严重违反审慎经营原则”被罚30万元;天津信托因“未经核准提前履行高管职责,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2项主要违法违规事实被罚20万元;浙商金汇信托因未按监管规定及时进行信息披露“吃”25万元罚单。

在用益信托研究院研究员喻智看来,今年以来,监管层对于信托行业的态度严格,罚单数量、金额连创新高。“资管新规”过渡期即将结束,为规范行业行为及防范风险,预期监管在短时间内将持续收紧,行业罚单可能还会继续增加。

应提前规划内控体系避免“踩雷”

如今,离“资管新规”过渡期临近届满之时仅剩两个多月,但信托行业“违约潮”依旧在延续。北京商报记者根据公开信息梳理发现,目前已有中铁信托、山东信托、民生信托、重庆信托在内的多家信托公司旗下信托计划出现违约。虽然在违约后的第一时间,多家信托公司已采取冻结资产、查封抵押物来解决兑付问题,但实际兑付周期究竟需要多久,还需要时间检验。

一位项目出现违约的信托公司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指出,“‘踩雷’是多方面原因,之前行业高速发展积累的风险还没完全缓释,在经济景气时还好说,但是目前部分企业经营状况下滑,加上严监管要求,信托行业加速转型,改变传统发展模式,多重因素叠加,自然看到不少‘暴雷’。”

“近期风险事件高发,信托公司在风控方面已出现明显趋严,在非标业务上展业越发谨慎。”正如喻智所言,四季度宏观经济增长压力回升,市场风险有抬升的趋势,而信托行业合规及防范风险的要求也越发严格,信托公司预计会继续强化风控措施。

“在当下的改革为主旋律的政经环境下,信托公司转型伴随着‘资管新规’的落地,需要投入更多的资源加强合规管理,把合规运营作为公司经营的最重要的事项之一,实时把握监管动态,对监管政策和监管精神充分理解,如有必要甚至在部分方向可以有预判性的提前规划内控体系,以避免经营过程中违规事件的发生。”廖鹤凯如是说道。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本文地址:http://www.123230.net/anquanlicaichanpin/32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