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贵州银行40亿元小型微型企业贷款专项金融债券完成发行

投资项目平台 2021-11-16 13:28

银行密集通过市场转让不良资产包的手段愈加丰富。11月8日,北京商报记者根据银登网信息梳理发现,今年以来已有宁波银行、光大银行、广发银行在内的多家银行分别与上海信托、建信信托、华润深国投信托在内的信托公司开展了信贷资产流转财产权信托发行以及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分析人士认为,随着两项业务市场化的进一步推进和业务的成熟度提高,能有助于银行在未来处理不良资产的效率大幅提升。

根据梳理,最新开展信贷资产流转财产权信托发行业务的是宁波银行,根据银登网发布的信息,近日宁波银行完成了“上海信托-安文2021年第三期消费信贷资产流转财产权信托”登记流转业务发行。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此次发行层级分为优先A档、优先B档以及劣后档,发行规模分别为26.7亿元、1.8亿元、1.5亿元,对应预期收益率为3.5%、3.9%、6.5%。

“信贷资产流转财产权信托发行是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向金融机构收购不良信贷资产并设立的财产权信托计划。”一位行业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从构成来看,这个计划设计了分层结构化设计,信托计划分优先Ⅰ级、优先Ⅱ级和劣后级,优先级由合格机构投资者认购,劣后级由原转出金融机构认购,原转出金融机构还作为资产服务机构负责对基础资产进行管理。

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银行如果直接做转让,会受到监管限制,特别是单笔转让金额不大的资产包,需要对每一笔的详细情况都做报告,而且需要重新变更债务关系,中间还涉及到诸多法律和技术问题,流程非常复杂,实际操作效率过低,可行性不强。此类模式可以起到转让的效果,又可以极大地提升操作效率。

事实上,继监管放开个人不良贷款批量转让试点后,银行、信托公司在市场化处置存量资产业务上就有了更深更广的合作。除了信贷资产流转财产权信托发行以外,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也是其中的一种。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光大银行已与建信信托通过银登中心开展了多期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转让涵盖的资产贷款五级分类为次级、可疑、损失,债务人主要分布在广州、杭州等地区。广发银行也与华润深国投信托开展了多期不良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贷款种类为个人信用卡贷款,转让涵盖的资产贷款五级分类为次级、可疑、损失,债务人主要分布在广东、河南等地区。

早在2016年,原银监会发布的“82号文”就规范了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监管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需按照信托公司设立信托计划,受让商业银行信贷资产收益权模式进行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此后2019年银登中心发布了《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业务规则》,对交易规则做了更详细的规范和指引。监管的规定也让信托公司获取了在银行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上渠道的独占性。不过,有行业人士指出,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可分为买断型和回购型两类。买断方式中,风险实现完全转移,受让方承担完全风险;回购方式中,出让方承诺在约定时间对出让资产进行回购,结构比较复杂。

在廖鹤凯看来,将不良资产收益权转让模式标准化可以加快资产流转,银行有资金周转效率提升的需求。但定价是根据实际资产情况来定,贷款五级分类为次级、可疑、损失,都是潜在回收时间较长、处置难度较大、可回收比例较低的资产,且按照现在的规范定价公开透明,交易双方定价一般情况都符合市场化原则。信托在这个过程中更多的是发挥制度优势作为通道的存在,规范开展业务对于信托公司风险很小,但也是因为通道业务信托公司获益有限,只是作为业务的补充。

在疫情冲击和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到期影响下,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反弹压力仍然较大。近日,银保监会首席检查官、新闻发言人王朝弟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截至9月末,银行业境内不良贷款余额3.6万亿元,不良贷款率1.87%,不良资产反弹压力仍然较大。

“随着信贷资产流转财产权信托发行以及信贷资产收益权市场化的进一步推进和业务的成熟度提高,有助于银行在未来处理不良资产的效率大幅提升。同时在市场机制的作用下,此类模式也将对银行利润的提升产生助益,同时随着业务的推进,又可以反过来优化银行业的信贷管理运营,形成正反馈。”廖鹤凯如是说道。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本文地址:http://www.123230.net/anquanlicaichanpin/37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