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金融科技“监管沙盒”两周年:17个地区近120个创新项目 多项已开箱

投资项目平台 2022-01-01 13:28

自2019年12月底北京率先开启创新监管试点以来,中国版金融科技“监管沙盒”已试行两周年。2021年是《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年)》的收官之年。回看今年金融科技的“监管沙盒”,可以说迎来了“高光时刻”,既扩大了范围和产品,也不断完善机制,加速形成闭环.

持续扩张

据今日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12月27日,全国已有17个地区公示了金融科技创新应用“监管沙盒”,涉及项目近120个,无论是试点地区还是项目数量,均较2020年有了量级突破。

具体来看,2020年,北京、上海、重庆、深圳、雄安新区、杭州、苏州、成都、广州等9个城市(区)先后成为试点地区。到2021年,山东、湖北、贵州、广西、山西、安徽、河南、甘肃将再次加入试点地区,已有17个地区公布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应用名单。

其中北京公示了22个申请,上海公示了16个申请。此外,深圳、杭州、广州、雄安新区、河北等地已先后完成两批项目公示。

除了已经公示申请的地区,大连、新疆、福建也开始征集金融科技创新应用“监管沙盒”。此外,在天津发布的新金融发展规划中,也鼓励自贸试验区建立金融科技“监管沙箱”,开发建设金融科技监管体系。

对于试点应用,苏宁金融研究院金融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孙杨评论称,“与2020年相比,2021年金融科技的“监管沙盒”明显向小额信贷、绿色信贷、消费者权益保护倾斜,试点项目包括了区块链、知识图谱、机器学习等诸多硬技术,非常符合监管方向”。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试点领域和应用的拓展,“监管沙盒”机制本身的应用也取得了新的突破。也就是在2021年11月19日,在证监会的指导下,第一批资本市场金融科技创新试点项目在北京正式公布,这也被业内称为金融科技“监管沙盒”进程中的关键进展。

正如中国政法大学法治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车宁今日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回顾2021年,金融科技监管沙盒的关键词之一就是持续扩容。一是机构类别从最初的持牌金融机构扩展到科技企业和持牌机构联合进入,然后科技企业可以自主申报,甚至行业协会也可以参与;二是其容纳的服务种类也在不断扩大,包括支付、信贷、保险等服务,所有业务链也进入沙盒试点;三是沙盒机制本身的建设,从央行主导到中国证监会指导下的监管沙盒。可以看出,这一机制在监管部门的应用越来越广泛。

易观国际高级分析师苏也表示,总体来看,2021年金融科技监管沙盒呈现三大特点:一是有序拓展,通过扩大试点领域、增加试点项目数量、更新试点批次等方式,扩大金融科技“监管沙盒”试点范围。可以鼓励更多的经营主体参与到坚持诚信创新的工作中来;二是成果丰硕。与2020年相比,许多地方的创新应用注册已经完成,这标志着科技赋能金融的成果进入了成熟阶段,可以发挥积极的意义和社会价值。第三,出现了更多的苏

2021年,开箱问题将会有一些新的发展,这是业界高度关注的。例如,9月底,京深宣布,此前纳入金融科技“监管沙盒”的部分项目已完成评估测试,达到“开箱即用”标准,包括工行的“基于物联网的商品溯源认证管理与供应链金融”、中国银行的“基于区块链的产业金融服务”、中信百信银行的“AIBankInside产品”和“百兴征信普惠服务”,经综合评估后完成测试。

随后,10月份,重庆还公布了首批关于三项创新应用测试完成的公告,包括重庆农村商业银行应用的“支持重庆本地方言的智能银行服务”、中国互金协会联合厦门银行、重庆富民银行、博雅正泉应用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信函认证平台”、杜晓曼和光大银行重庆分行应用的“磐石”智能风控产品。

在业内人士看来,此举正式标志着中国金融科技“监管沙盒”完成了机制建设的“最后一公里”,是中国金融科技监管机制发展的重要里程碑。

一方面,项目开箱意味着机构形成了完整的工作闭环。正如车宁所说,“经过13-20个月的等待,很多机构、很多技术、很多场景在很多地方完成了评估测试,这意味着央行的金融科技‘监管沙盒’机制已经完善”。

另一方面,试点组织完成开箱即用同样重要。孙杨说,这个项目会开箱的。一是要符合金融服务促进实体经济的大方向。二是要做好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的充分准备,要有“硬核技术”和“实景”。开箱后,未来机构对推广这些金融科技产品和对外金融科技合作会更有信心和信心。

此外,多批次项目为监理积累了宝贵的试点经验。“一方面意味着机构的创新项目已经达到相对成熟的状态,可以进入申请阶段;另一方面也能为其他后续试点项目提供很好的示范,形成积极创新的活力和氛围。

。”苏筱芮补充道。

机制常态化

金融科技监管沙箱推进至今,虽然整体结果超过预期,但也有资深业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监管沙箱实际运作中,一定程度上出现了试点项目创新程度不高、部分项目同质化严重的现象,其中主要比拼机构的实力而非技术创新性,对实际业务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作用有限等多个问题。

此外,监管沙箱在部分试点地区中,还存在运营团队人力资源较为紧张、专业程度有待提升、资金安排捉襟见肘、申报步骤相对繁琐、宣传培训尚不到位等现象。

该人士还提到,从这些情况来看,还是因为“监管沙箱”仍未深度扎根市场,形成完整生态,破题关键是在政府层面协调业务监管和技术监管、中央监管和地方发展的关系,切实解决以何激励、如何约束等问题。

展望后续,在业内看来,经过持续扩围后,金融科技“监管沙箱”将形成常态化机制,并有望实现落地扎根。

“例如,‘央行版’监管沙箱下一步不仅将作为常规政策工具持续发挥作用,还能作为先行者为后来人指引方向。这一方面既表现为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通用技术的应用,另外也表现为机制上不同类型机构的广泛参与以及技术对业务前中后台生态闭环的深刻改造。”在车宁看来,“监管沙箱”未来的内容扩展,除了从支付、信贷到证券、基金、保险等业务领域不断丰富外,也包括合规领域的增加,形成纵横交错的试点格局。

“另从企业角度来看,未来的挑战是,要平衡个人数据保护和金融科技创新的关系,既要遵从好《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也要积极进行创新。”孙扬则建议,未来“监管沙箱”可助力小微企业构建安全可信的信用环境,积极开发融合产业链的小微金融科技产品,释放产业链互联网服务小微金融的潜力,也有助于金融机构开拓产业链金融,这是双赢的方向,值得探索。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本文地址:http://www.123230.net/anquanlicaichanpin/4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