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被吸收方通过合并事项,万亿级城商行重组又现新进展 影响几何?

投资项目平台 2022-03-15 13:28

河南省城商行“1并3”又有新进展。3月13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继中原银行官宣将以近285亿元收购省内3家城商行后,作为被吸收方的洛阳银行、焦作中旅银行、平顶山银行已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吸收合并的有关事项,同时3家银行相关人员也透露了正在合并中的消息,并表示合并后将不会对客户办理业务造成影响。而从银行本身来看,按照4家银行2020年年报资产规模测算,倘若吸收合并完成,中原银行总资产将达到约1.24万亿元。

被吸收方同意合并

中原银行吸收合并省内3家城商行又有新动态。3月13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作为被吸收方的洛阳银行、焦作中旅银行、平顶山银行于近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吸收合并的有关事项。

根据协议,本次吸收合并完成后,洛阳银行、平顶山银行和焦作中旅银行将注销法人资格,其清产核资后的全部有效财产、债权、债务、业务、网点、员工、合同以及其他各项合法权利与义务等均由中原银行依法承继和承接。目前吸收合并尚需取得相关监管机构的核准。

北京商报记者从3家银行工作人员处进一步证实了消息,目前3家银行处于合并中,但具体合并日期还未定。对于合并之后客户办理业务是否会受到影响,其中一家银行工作人员表示,不会有影响,合并之后银行的资产规模更大,储户的存款会更安全。“合并之后银行产品的名称可能会变更,但合并之前在我行办理的业务均不会受到影响。”另一家参与吸收合并的银行工作人员介绍。

对于合并之后客户是否需要变更相关凭证,另外一家参与此次合并的银行网点人员表示,银行合并之后可能涉及到变更相关凭证的问题,但也尊重客户的需要,“此前我行更名后,一部分客户仍持有原银行的银行卡,但目前仍可以照常办理相关业务”。

在北京商报记者采访过程中,上述一家银行工作人员表示,合并后网点名称会改变,但一般情况下不会裁撤网点,除非是两家银行网点相邻,可能会面临网点调整裁撤。

据了解,洛阳银行、平顶山银行及焦作中旅银行前身分别为洛阳城市合作银行、平顶山市商业银行、焦作市商业银行,分别于2009年、2010年、2015年更为现名。在资深银行业分析人士王剑辉看来,银行合并对于客户而言没有太多直接影响,可能会涉及到银行卡更换问题,但大多的业务调整是在机构网络平台上进行,需要客户做的事较少。对于被吸收方的客户而言,吸收合并后资金安全性会更高,网点会更多,办理业务的便利性也会得到提升,服务产品也会更加丰富。

中原银行规模将破万亿

作为吸收方的中原银行成立于2014年,并在2017年7月正式登陆港交所。早在2021年10月,中原银行便公开宣布拟吸收合并洛阳银行、平顶山银行及焦作中旅银行的消息,并于2个月后宣布拟向上述银行股东发行约133.25亿股内资股,以清偿潜在吸收合并的总代价约285亿元。

时间来到2022年,中原银行于1月26日发布公告称,已与洛阳银行、平顶山银行及焦作中旅银行订立合并协议的消息。根据协议内容,中原银行已同意以总代价约284.7亿元收购售股股东于目标银行持有的所有股份,吸收合并的总代价将以按发行价每股代价股份约2.14元,向各售股股东发行133.25亿股代价股份方式支付。

对于吸收合并的裨益,中原银行表示,可以一定程度上避免过度竞争,集中及提升地方城商行资本金,提高抵御不良贷款风险的能力和资产质量,亦能利用现有网络及分支机构,优化客户群基础,增加该行的市场份额。

截至2020年末,中原银行、洛阳银行、平顶山银行及焦作中旅银行的总资产分别为7574.82亿元、2703.46亿元、1106.24亿元和994.22亿元,以此计算,若吸收合并完成,中原银行资产规模将增至约1.24万亿元,远超过省内另一家城商行郑州银行的5478.13亿元。

谈及吸收合并对于吸收方和被吸收方的影响,王剑辉认为,完成吸收合并后,对于吸收方而言,扩大了其营业网点、资产规模,能够填补一些区域网点布局的空白,在未来业务拓展方面能够获得相关区域更为丰富的业务营销渠道资源。对于被吸收方而言,能够一定程度上减少综合运营成本,例如,合规管理体系、网络数据支持等合并后均可共享;同时规模壮大后银行也可以承接更为优质的客户。

中小银行整合渐成趋势

近年来,中小银行改革愈发呈现抱团取暖之势。在中原银行之前,上一家完成中小银行合并的机构是辽沈银行,于2021年6月正式开业,合并后辽沈银行承接了营口沿海银行、辽阳银行的有效资产、全部负债、业务、所有网点和员工,并对辖内网点统一进行了更名。更早前,四川银行、山西银行也相继揭牌开业。

不过,从合并方式来看,4家银行略有不同,四川银行、山西银行、辽沈银行均为合并重组成立新银行,而中原银行则是在原有基础上吸收其他银行。

谈及中小银行合并重组的原因,资深金融监管政策专家周毅钦表示,一方面,中小银行资产规模偏小,历史包袱比较重,品牌知名度较小,市场竞争力明显不强。另一方面,由于创新发展和抗风险能力不足,自身的公司管理体系性较差,受到疫情冲击后更加明显。因此,倒逼中小银行必须从原先的“小舢板”模式向“大轮船”转向“抱团取暖”。但周毅钦同时指出,合并之后银行间能否快速融合,原有优秀的管理经验能否移植成功,都需要各家机构之间用较长的时间进行消化。

王剑辉也表示,银行合并较为常见的问题是机构之间能否有效的衔接,包括内部机构设置、管理模式、企业文化、业务分配等各方面都需要有一个磨合的过程。同时,合并过程中被吸收方的债务问题、历史遗留问题也需要耗费一定的成本。

对于未来中小银行的发展趋势,王剑辉认为,中小银行合并不一定是提升竞争力最好的方法,实际上银行合并、拆分都是一种动态的过程。某些阶段规模较大对于银行比较有利,某些阶段提升专业化程度、精细化管理,规模较小对于银行可能更为有利,因此合合分分可能是未来银行业的常态,银行应该结合自己实际的情况来决定竞争策略。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本文地址:http://www.123230.net/anquanlicaichanpin/5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