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金花股份近十年初次亏本?

投资项目平台 2022-04-24 13:30

金花股份近十年初次亏本?

4月21日收盘后,金花股份发布了2021年年度成绩报告以及2022年一季度成绩报告。

作为坊间比较受关注的上市公司之一,上市20多年以来,金花股份多次涉诉、主营事务不振,两次转让旗下子公司,并在2007年因接连两年净利润亏本戴帽,2020年涉嫌信息披露违规再度戴帽。

此外,金花股份还上演了实控人之争。(ID:nbdfxcj)注意到,此前的实控人吴一坚和金花出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金花出资)已成为过去式,现在金花股份的现任董事长为西部出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西部出资)实控人邢雅江,实控人为邢雅江之子邢博越。

在新掌门人的带领下,金花股份未来怎么开展值得期待,但金花股份2021年交出成绩单,近10年归属净利润呈现初次亏本,而有意思的是,因为理财收益扣非净利润却完成了盈余。

01▶

靠理财托底?

年报显现,2021年金花股份完成运营收入5.34亿元,同比下降20.0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本为1816.05万元,较上年同期削减148.12%。

其中,医药工业完成销售收入5.12亿元,较上年同期削减12.82%,原因为主要产品受疫情影响导致销量削减;酒店事务完成运营收入2185.14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加6.97%。此外,本报告期内金花股份不再触及医药商业事务。

针对2021年亏本的原因,金花股份表明主要为计提诉讼事项估计损失所造成的。依据年报来看,金花股份披露重大诉讼、仲裁事项有两项。

一是金花股份与西安市公民防空办公室的合同纠纷诉讼,依据公告,金花股份需向西安市公民防空办公室付出欠款本金2119.47万元及利息2649.33万元、滞纳金635.84万元,共计5404.64万元。金花股份对一审判决成果不服,已向陕西省高级公民法院提起上诉,到报告日没有审理。

二是中小出资者因证券虚假陈述职责纠纷为由向公司提起诉讼,经陕西省中级公民法院审理,一审判决公司赔付中小股东1489万元。到2021年底,金花股份与部分中小股东达到宽和,约定依照判决金额的80%进行赔付,已赔付金额算计838.5万元;与其他中小股东未达到宽和,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正在上诉中。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也是金花股份近10年来初次亏本,拉长时刻周期看,金花股份虽然未亏过,但成绩一直较为平平。

金花股份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上看是亏本的,但依据财报来看,金花股份2021年的扣非净利润为3585万元,较上年同期添加38.31%。也就是说,除开诉讼事项估计损失的话,金花股份全体还是盈余的。

金花股份表明,挣钱的原因主要为利用闲置征集资金购买较高收益理财产品所造成的。报告期内,金花股份托付银河证券、浦发银行、招商银行等专业出资组织和出资银行进行理财出资,2021年,金花股份获得托付理财收益为982万元。

此外,金花股份长期股权出资收益为1824万元;交易性金融资产取得的出资收益为143万元。

金花股份也发布了2022年一季度财报。报告期内,金花股份完成运营收入1.19亿元,同比增加11.6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28.01万元,同比增加22.92%,营收和净利均已为正。

就在财报发布同一天,金花股份称公司拟使用总额不超过5亿元的自有资金购买金融组织理财产品。金花股份表明,利用闲置自有资金购买理财产品,有利于提高公司资金使用功率,添加出资收益,为公司和股东获得更好的出资回报。

02▶

实控人增持12次

发现,自经过司法拍卖进入金花股份后,金花股份现实控人邢博越频繁对公司进行增持。

2020年6月,邢博越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渠道拍得金花股份11.64%的股份。2020年8月20日至9月2日期间,邢博越经过二级商场集合竞价方法增持40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96%,彼时邢博越占公司股份份额为12.74%。

2020年9月7日,金花股份收到邢博越、杜玲、杨蓓、钟春华签署的《共同举动听协议书》,协议中清晰邢博越、杜玲、杨蓓、钟春华构成共同举动听,共计持有金花股份13.997%的股份。

尔后,邢博越及共同举动听敞开了买买买模式,在二级商场上不断购进公司股份。

据统计,邢博越及其共同举动听别离在2020年的9月7日至9月9日、9月10日至9月11日、9月14日至9月16日、9月24日至9月25日、9月28日至11月2日、11月3日至11月10日、11月11日至11月25日,经过二级商场集合竞价方法增持公司股份份额为1.20%、1.05%,1.06%、1.03%、1.00%、1.00%、1.00%。

6次密集增持后,邢博越及其共同举动听占公司股份份额为21.35%。随后,邢博越及共同举动听再次经过二级商场对金花股份增持4次,到2021年9月17日,邢博越及共同举动听占公司股份份额为25.35%,已成为第一大股东。

认为,邢博越及共同举动听持续在二级商场争夺筹码,意在金花股份的实践操控权。

2022年1月25日,因为金花出资持有的公司的股份被司法拍卖,金花股份暂无控股股东及实控人;3月23日,结合持股情况,金花股份董事会确定邢博越及共同举动听为公司控股股东,邢博越为公司实控人。

现在,金花出资仅持有金花股份1.22%,吴一坚和金花出资现已彻底出局。

2022年4月,金花股份再次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实践操控人邢博越拟于12个月内增持本公司股票865万股至173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份额2.32%-4.63%。增持完成后,邢博越自己对金花股份的操控权也将进一步加强。

值得注意的是,2月28日,金花股份与西部出资在西安市签署《关于支持金花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做大做强的合作框架协议》。西部出资的实践操控人与终究受益人均为金花股份新任董事长邢雅江,两家公司存在关联关系。

03▶

出售酒店资产

金花股份除了医药工业、医药商业等医药范畴以外,还触及了酒店事务——金花世界大酒店。但对以医药为主营事务的金花股份来说,接手酒店事务的确是隔行如隔山。

金花股份公告显现,2020年和2021年,金花世界大酒店别离净亏本2963.83万元、2728.17万元。从毛利来看,2020年金花股份酒店事务的毛利率为 20.74%,金花股份的主营事务毛利率为74.87%,酒店事务拉低了金花股份全体盈余才能。

截图来历:金花股份年报

因而,在接连亏本下,金花股份在3月10日发布公告称,拟经过公开拍卖方法转让金花世界大酒店100%的股权,底价为3.6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金花股份第一次剥离旗下事务了。2020年,金花股份转让控股子公司陕西金花医药化玻有限公司,退出医药商业配送事务。到现在,金花股份主营事务仅剩医药工业部分。

金花股份也进一步表明,转让金花大酒店股权,将削减由金花世界大酒店运营带来的亏本,有效提高公司运营成绩,有利于公司剥离非核心事务,集中资源聚焦医药工业。年报数据显现,2021年金花股份医药工业的毛利率为77.19%。

发现,4月1日金花股份公告称,公司以自有资金向西安天磊置业有限公司,购买融创南长安街壹号项目商品房商住房产,房产建筑面积共计为24500平方米,总价款为9800万元,上述房产于2022年12月10日前竣工验收交给。

比较有意思的是,此房产将用于金花股份常宁新区新产品研制与展销中心办公场所。产品线是医药企业的生命线,财报显现,金花股份2021年的研制费用为1566万元,以2021年研制费用来看,上述买房款用掉了金花股份6年的研制费用。

在研制并不高的情况下,金花股份斥巨资买楼、购买理财产品,并将2021年扣非净利润为正的原因归结于理财收益所造成的,也难免令人产生疑问,金花股份往后的事务怎么开展,还会聚焦医药主业吗?

就上述金花股份财报中的细节,记者多次拨打金花股份董秘办电话想要进一步了解情况,但到发稿,电话仍未接通。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本文地址:http://www.123230.net/hulianwangjinrongtouzi/61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