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谢治宇解开6年“封印” 价值投资“翻身”时机已至?

投资项目平台 2021-09-24 14:00

  连日来市场风向再度生变,新能源概念涨势趋缓之下,权益类公募基金“年度收益翻倍”的成就几位领跑者一触即退,暂时还没有人能站住脚跟。

  相比较领先集团的“谦让”,A股创历史纪录的连续万亿成交之下,有“水大鱼大”的流动性支撑,部分今年以来表现低迷的头部基金经理,似乎又看到了施展身手的机会。

  继上月,葛兰的中欧医疗健康上调单日申购上限额度之后,今日早间,兴证全球基金发布公告,知名基金经理谢治宇的两只基金——兴全合宜、兴全合润于今日(9月23日)起“恢复接受对本基金单个基金账户单日申购(包括日常申购、定期定额申购)、转换转入累计金额超过1万元/3千元的申请”,这也意味着这两只基金今日起将不再“限购”。

  

  作为目前权益类公募基金领域的顶流之一,截止二季度末,谢治宇在管规模达739.20亿元,也是有希望冲击千亿管理规模的“种子选手”之一。目前他在管三只产品中,除兴全社会价值三年的持有期未届满继续封闭外,另两只“主力”也将许久以来首次完全“不设限”。

  其中谢治宇管理时间最久的兴全合润自2015年11月起便不再接受单日百万以上的大额申购,这一数字此后历经多次下调,在今年1月最近一次调整时已降至3000元。另一只产品兴全合宜发行于2018年,自2020年9月起执行10000元(A/C类份额分别判断)的单日申购限额。

  根据公告,本次解除限购的原因是“导致暂停大额申购的因素已消除”,而此前公告中关于限购的原因,则是标准的“官方”表述——“为了保证基金的平稳运作,保护基金持有人利益”。

  通常,公募基金限购的直接原因是为了控制规模的过快增长。一方面过快增长的规模可能会导致基金经理操作难度的上升;另一方面,如果市场环境不适合基金经理交易风格,业绩表现可能不佳也是部分基金管理人选择限购的重要原因。

  从谢治宇在管基金的管理规模变化来看,上半年市场环境剧烈变动并未直接影响规模的扩张,在二季度平均业绩增幅不到5%叠加持续限购之下,二季度末管理规模继续增长近75亿元到739.20亿元,增幅超10%。

  

  谢治宇在管总规模趋势(来源:Wind)

  如果不是由于份额下降,那放开限购概率较大的可能性就只剩下一个——基金经理判断,当前市场环境已经进入适合增配股票资产的时间段,且有一定把握收获良好业绩表现。

  谢治宇的两只开放式基金最新管理规模均超300亿元,单基规模都排在全市场主动权益类基金的前十位之中。以9月22日单位净值计算,年内收益分别为兴全合宜A-5.54%(C类份额-5.96%)、兴全合润-3.03%,虽然都还没能“转正”,但在今年的轮动行情下,在一众300亿以上管理规模的主动权益类基金中,无论是业绩回报还是回撤控制,相较张坤、刘彦春、萧楠等人来说,已算“不错”。

  从二季度末持仓情况来看,谢治宇三只在管基金持仓风格相似度较高,且持有时间多在半年以上,二季度新进十大重仓股的只有兴全合宜第七大重仓股【晶晨股份(688099)、股吧】(688099,股吧)与兴全社会价值的第九大重仓股舜宇光学科技。

  可以配置港股的兴全合宜与兴全社会价值重仓持有腾讯控股都已有6个报告期(2020年一季度至今);不能买港股的兴全合润,前五大重仓股至少都持有3个报告期以上(一年半),其中万华化学(600309,股吧)更已连续重仓三年以上。

  

  作为典型的“价值投资”代表,长期持有,调仓频率较低是谢治宇最显着的特色之一。

  值得关注的是,自今年7月下旬起,谢治宇再度开启了他的密集调研之旅。截止目前上市公司已披露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情况来看,三季度以来谢治宇亲自通过线上线下方式参与了9次上市公司调研。除“例行考察”海康威视(002415,股吧)、德赛西威(002920,股吧)这些已重仓的上市公司,他8月集中调研了包括安徽合力(600761,股吧)、【虹软科技(688088)、股吧】(688088,股吧)、稳健医疗等在内的6家“新面孔”,行业分布涉及芯片、医疗器械等领域,而这其中除了中兴通讯(000063,股吧)是兴全合润2017年曾经买过的股票之外,其它此前都不曾出现在各报告期持仓列表之中,不由得引发外界遐想。

  

  三季度以来谢治宇参与调研的上市公司(来源:Wind)

  不过,从过往谢治宇尽调活动的“转化率”来看,调研过与建仓的关联度似乎并不很高。以今年二季度为例,4至6月间,谢治宇和兴全合宜的共管基金经理杨世进首次调研了包括【康弘药业(002773)、股吧】(002773,股吧)、歌尔股份(002241,股吧)等七家上市公司,而在截止二季度末的中报完整持仓中,上榜率仅1/7,唯一上榜的双汇发展(000895,股吧)早在2020年四季度就已经进入前十大重仓股。

  所以,通过基金经理调研来猜测基金调仓情况的方式,在谢治宇这里并不一定有效。

  再度回顾今年以来的公募基金市场,年初热度高企将产品管理规模推上了新的高度,而随着春节后市场回调,头部基金经理也纷纷限购控制规模,公募基金发募市场也阶段性遇冷。不过,这一趋势似乎已在近几个月来已有所缓解,新产品成立数量不断攀新高,间或亦有百亿以上规模的新产品成立。而随着葛兰、谢治宇等去年起就率先限购的基金经理率先提高或放开限购,是否意味着管理规模较大的头部公募基金经理即将“否极泰来”?

  此外,随着限购陆续松动而来的另一个悬念是在管理规模维度上。继张坤和刘彦春之后,第三位主动权益类“千亿”基金经理会是谁的答案变数又起。

  从二季度末管理规模来看,葛兰(848.54亿元)、谢治宇(739.20亿元),以及前不久刚刚再发一只百亿新产品后,在管规模大概率已破900亿的刘格菘都有机会。

  但是,无论是张坤还是刘彦春,管理规模破千亿之后的表现,囿于市场环境所累,都不甚理想,下一位主动权益类“千亿顶流”是否能打破这一“诅咒”?这已不单单是实力所能左右的了。

  基金投资不应以一时的成败论英雄,但运气又何尝不是实力的一部分呢?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本文地址:http://www.123230.net/jijinxingyedongtai/25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