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公募基金“贫富差距”拉大 中小公司深陷规模困局

投资项目平台 2021-12-02 13:27

  

   创意/供图 数据来源:wind

  证券时报记者 赵梦桥

  A股市场机构化过程中,公募基金在资本市场的话语权逐步加强,整体资产规模已突破24万亿元人民币。不过,基金公司之间贫富不均的“基尼系数”也在愈拉愈大——行业后半段74家公司的管理规模合计仅有1.08万亿元,甚至不及一家头部公司的体量。而在头部公司管理费用多达数十亿的背景下,上半年仍有近10家小型基金公司在盈亏线挣扎。

  一位基金公司内部人士在分析中小基金公司规模困局时表示,首先是营销费用有限,知名度提升较慢,哪怕业绩能跑出来,也较难获得各渠道、线上平台的流量。其次,渠道合作意愿较弱。大部分线下渠道都喜欢卖爆款,基于爆款本身的流量,销量会比卖中小公司的高很多,收入也有较大差别。各平台推广的产品,大多有规模、销量、成立时间等限制,但是中小公司有不少处于起步阶段,公司成立时间不长,部分硬性指标无法符合平台需求,就会错过很多曝光机会。

  有业内人士呼吁“各平台给中小公司一定的流量扶持,双方共同成长”。

  中小基金公司难食“头啖汤”

  各家基金公司之间的贫富差距在逐渐拉大:目前国内共有149家公募基金公司,易方达、天弘基金与广发基金管理规模位居前三,也是仅有的三家破万亿的公司。头部公司风光无限之际,中小基金的难处也在凸显,后半段74家公司目前管理规模合计仅有1.08万亿元,甚至不及一家头部公司的体量。

  规模差距带来的影响是基金管理费用的天壤之别。

  今年上半年,易方达旗下235只基金为其带来51亿元的管理费用,广发基金与汇添富基金的管理费用也超过30亿元。相较之下,管理费用低于100万元的基金公司则多达10家。从净利润指标看,不少公司也在盈亏线上挣扎。

  头部基金公司发行新产品更易获得投资者追捧,在顶流基金经理强大号召力的加持下,爆款“日光基”频现。不过,巨量资金涌入也是基金经理“幸福的烦恼”,因此屡屡有基金产品公告宣布暂停大额申购。证券时报记者走访多家基金公司获悉,不少基金经理明确表示需要“控制基金规模”,以期在能力范围内做好管理。

  相对而言,位于后半部分的基金公司则面临着规模增长乏力、新基频频发行失败等问题。

  也有业内人士对记者直言,在基金销售方面,“银行券商这类渠道会优先考虑大型公司的产品”。

  不仅如此,中小型基金公司也容易在新发基金中折戟。如3月份目标发行金额2亿元的富安达双擎驱动,投资策略为热门的“科技驱动概念和消费驱动概念”,在延长了一次募集期后依旧募资不足导致发行失败。管理规模60多亿的九泰基金旗下也有3只基金募集失败,其中还包括了跟踪中证500的指数基金。

  热门基金的发行更是如此。年内的“双创ETF”、REITs主题基金以及近期的北交所基金在发行期间获市场热捧,短时间内迅速售罄并实施比例配售,但发行的“头啖汤”均被头部公司饮得,大部分中小基金公司成为了“中奖绝缘体”,难以分食蛋糕。

  “小而美”却难获市场关注

  与头部公司相比,中小基金公司的业绩是否被完全“压制”?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继去年轰轰烈烈的“核心资产”抱团行情瓦解后,今年“顶流”基金经理则有些星光暗淡,一些中小基金公司则呈现出“小而美”的特征,个别产品押中赛道后能在高手环伺的基金收益榜单中争得一席之地。

  以东方阿尔法优势产业为例,该基金去年年末规模仅有9.8亿元,但今年年内涨幅达85.92%,基金规模也猛增至三季度末的46.53亿元,而该公司的整体管理规模仅有131.74亿元。另一只规模1亿元的金信民长灵活配置基金,年内涨幅也超过66%,其公司金信基金管理规模仅42亿元。

  相较于头部公司,中小基金公司固然存在组织架构不完善、投研团队与投资体系不够成熟,甚至还有激励制度不够完善、基金经理的薪酬不够有竞争力等问题,但若将时间线拉长,在过去五年内拟合收益排名居于前列的公司中,不乏中海基金、益民基金、红土创新基金等,业绩甚至能够大幅跑赢耳熟能详的明星基金公司。

  “各平台是否可以设立新秀专区,给中小公司一定的流量扶持,深度参与平台合作,双方共同成长?”一位基金公司市场部负责人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线下模式的结算方式如果没有改变,那么线下渠道就很难跟中小公司深度合作,仍然会持续做赎旧买新的引导,也不利于用户体验。

  中小型基金公司面对的困境,对于“孱弱”的新基金公司而言更是拦路虎。

  华南地区一家新成立的基金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对记者坦言,行业的发展少不了新公司的新鲜血液,而新公司由于综合实力总体较弱,非常需要方方面面的扶持。“扶上马,送一程”,新公司就像婴儿孩童的成长一样,不可能直接有能力与大的公司全方位竞争。

  这位业内人士表示,首先,当前市场上一些合作机构的基金准入门槛条件设置是否专业、科学、合理,值得商榷。如规模方面,非货基的门槛有100亿元、200亿元不等。“但对于新基金公司而言,非货基规模是零,若严格地以此为准,新公司将永远没有发展的机会。这种做法,应该禁止。”

  回顾我国基金行业发展初期,彼时“老10家”基金公司成立后的一年里,每家都以20亿份额、30亿份额的封闭式基金各发了1只,后期还诞生了50亿份规模、15年封闭期的基金,并收取2.50%的管理费率,让每家公司都有了稳定的收入,这才奠定了中国公募基金行业发展的基础。

  “作为新公司,我们不奢望当年行业发展起步阶段的优厚条件,我们只希望能够有一个相对公平的竞争环境,以及一个进行适度竞争的机会。因此建议给新公司一定的新基金开业发行支持。”具体实施方案方面,该董事提议:应该给新公司配备两只新基金开业发行的额度,一只是权益的,一只是固收的。然后,由上一年度的实力基金销售渠道组团联合做包销式的发行,保证成立。“新基金,必须都是带有一定保有期限的,至少一年,封闭、定开、持有期、LOF等都可以。之后,就看各个新公司自己的努力了。”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本文地址:http://www.123230.net/jijinxingyedongtai/4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