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中欧否认葛兰产品遭大额赎回 “寒市”赎回压力引关注

投资项目平台 2022-02-13 13:28

  作者: 徐宇

  [ 通联数据显示,在春节开市后这四个交易日内,葛兰的重仓个股中,宁德时代(300750)跌幅达12.57%、【凯莱英(002821)、股吧】(002821)跌幅达15.17%、泰格医药(300347)跌幅达11.30%、药明康德(603259)跌幅达18.07%。 ]

  2月10日,一则消息在社交媒体中疯传:“有大型险资/理财子/FOF专户赎回葛兰管理的基金,共计赎回400亿元。因为其在高位布局了不少宁德时代等新能源品种。”

  第一财经记者向中欧基金求证时,中欧基金方面表示,网传大额赎回“为不实消息,请勿轻信谣言”。

  2022年春节开市以来,A股似乎再度呈现“多杀多”的局面,以药明康德(603259.SH)、凯莱英(002821.SZ)、宁德时代(300750.SZ)、阳光电源(300274)(300274.SZ)等为首的一批机构重仓股,春节开市后短短4个交易日内,股价均录得10%以上的跌幅。

  据记者了解,已有公募内部人员表示:产品赎回力度在加大,这会对公募带来更大压力,为了应对赎回而抛售,从而进一步带来重仓股带来的下跌压力。

  今年以来已有基金遭遇大幅赎回

  通联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四季度,葛兰管理规模为1103.39亿元,但所管基金产品业绩却不尽如人意。

  葛兰旗下5只基金中(A、C份额合并计算),中欧研究精选(011435)近三月回报率为-15.83%,排在同类基金的后20%;中欧阿尔法混合(009776)近三月回报率为-22.15%,在2502只同类基金中排在2442位;中欧医疗创新股票近三月回报率为-23.91%,在711只同类基金中位居第702名;中欧明睿新起点混合(001000)近三月回报率为-23.81%,在2502只同类基金中位居第2476名;中欧医疗健康混合(003095)近三月回报率为-20.25%,在2502只同类基金中位居2378名。

  虽然一度“跌上热搜”,但葛兰的基金产品存在“越跌越买”现象,中欧医疗健康在2021年四季度末规模较三季度末增加140.65亿元,中欧医疗创新四季度规模也增加了14.76亿元。

  综合其旗下各基金财报,医药行业板块个股更受其关注,与2021年三季度相比,药明康德、凯莱英、泰格医药等被增持,片仔癀(600436)、九洲药业(603456)等新入十大重仓;新能源汽车行业板块则遭到减持,赣锋锂业(002460)等退出十大重仓,宁德时代、亿纬锂能(300014)、天赐材料(002709)等被减持;目前其旗下基金综合持仓排名前三个股为隆基股份(601012)、宁德时代、药明康德。

  其代表产品中欧医疗健康在四季度末股票仓位达81.47%,在创新药产业链、医疗服务、高质量仿制药的龙头企业等方向进行了着重的布局。

  药明康德、爱尔眼科(300015)、凯莱英、泰格药业、康龙化成(300759)、迈瑞医疗(300760)、片仔癀、通策医疗(600763)、博腾股份(300363)、九洲药业进入中欧医疗健康前十大重仓股。

  通联数据显示,在春节开市后这四个交易日内,葛兰的重仓个股中,宁德时代跌幅达12.57%、凯莱英跌幅达15.17%、泰格医药跌幅达11.30%、药明康德跌幅达18.07%。

  除葛兰外,广发基金一哥刘格菘也遭遇了“开门黑”,今年以来旗下全部产品回报均跌破10%。

  事实上,除葛兰、刘格菘外,今年以来还有不少基金产品在感受着市场的“寒意”。

  Choice数据显示,截至2月10日,今年以来有超10只基金清盘,其中半数基金清盘的原因为基金资产净值低于合同限制。此外,今年也有20多只基金发布资产净值连续低于5000万元的风险提示公告。

  2月8日,天治基金发布的公告显示,旗下天治量化核心(360001)精选基金遭遇巨额赎回。2月7日发生基金份额净赎回申请超过了前一开放日基金总份额10%的情形,即发生了巨额赎回情形,且存在单个基金份额持有人超过上一开放日基金总份额20%以上的赎回申请的情形。

  类似的公告天治基金此前已发布过。根据公告,天治量化核心精选混合1月24日发生基金份额净赎回申请超过了前一开放日基金总份额10%的情形,即发生了巨额赎回情形。

  有基金经理表示:产品赎回压力并不大

  仍有部分基金经理表示,目前产品赎回压力不大。

  鹏扬基金多资产策略部总监唐正东对记者表示,据他了解的情况,目前基金赎回规模并不大。基金投资者逐渐成熟,甚至已具备了一定的逆向操作特征,表现为对部分绩优基金的越跌越买。

  唐正东认为,目前市场出现多杀多的可能性不大。

  “因为市场系统性风险不大,整体估值不高,近期市场下跌更多源于结构性问题,即由于部分行业和赛道过热、交易拥挤,在估值高企以后,存在估值回归的内在需要。同时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尽管政策紧锣密鼓稳增长,但市场对于稳增长的力度和效果存在疑虑,从景气赛道出来的资金,并未全面转向低估值、稳增长等板块,而是暂时选择观望和等待。至于是否会被迫多杀多,则主要取决于是否会出现大量资金流出的情形,如大面积的基金赎回、外资大量流出等因素。”唐正东说道。

  星石投资首席研究官方磊表示了类似看法,市场出现多杀多的概率不是很大。

  他认为前期高价股下跌的原因可能有两点:一方面,宏观环境的变化使得越来越多的资金开始关注“稳增长”带来的投资机会,存量资金开始调仓;另一方面,在2022年海外流动收紧带来的情绪影响下,市场情绪较为低迷,叠加节后主流热门赛道出现利空信息,对于板块的悲观情绪逐渐发酵。

  事实上,投资者对于“春节行情杀机构重仓股”的戏码并不陌生。2021年春节后,以茅台(600519)为代表的“茅指数”股价迅速下挫,之后导致一批重仓“茅指数”的资金出逃。

  那么,2022年春节前后“高价股杀跌”行情和2021年区别在哪里?

  唐正东表示,主要区别在于两次杀跌的资产属性不同,2021年杀跌的资产,主要是稳定类资产、核心资产,本身大多没有高增长,估值却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而今年以来杀跌的资产,主要是成长型资产,盈利增速快,当然同时估值也偏高。

  此外,两次杀跌资产的基本面所处阶段不同,2021年杀跌的股票,特别是消费、医药等,基本面见顶回落。

  而方磊认为,今年与2021年最大的区别在于宏观环境层面的不同。2021年国内政策更加侧重于调结构等跨周期因素,而2022年国内政策“稳字当头”。将时间维度稍微拉长来看,在货币政策“主动作为”、财政政策前置发力的背景下,国内经济增速将触底回升,预计越来越多的行业将出现景气度的好转,分子端预期企稳或将支撑A股市场。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本文地址:http://www.123230.net/jijinxingyedongtai/5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