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泓德基金:赎回的“翅膀”

投资项目平台 2022-04-17 13:27

  在一些特殊时期,持有人的申购与赎回可能会导致“蝴蝶效应”,这种效应是否可以避免?

  对泓德基金邬传雁来说,2021年的局面与过去几年不同。

  “2021年年初以后,在市场特别是港股持续超预期的波动过程中,本基金也无可避免地面临规模不断下降的事实,叠加投资风格与市场风格持续一年的不对应,在合适的时机减持股票也成为2021年需要面对的重要工作。”他在最近发布的几份《2021年年度报告》中如此写道。

  透过这些文字,持有人不难感受到这位基金经理的坦诚与无奈。其中提到的一个现象,即在一个持续波动或者调整的市场中,基金经理因赎回压力而被迫在不合适的时机减持股票,在引起同行共鸣的同时,又难免引发其他讨论。

  例如,在一些特殊时期,持有人的申购与赎回可能会导致“蝴蝶效应”,这种效应是否可以避免?由此导致的净值回撤是否无可避免地要被其他持有人承受?由此导致的踩踏——尤其对抱团股而言——是否可以预见并且避免?

  赎回

  根据资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邬传雁管理的基金主要有6只,即泓德丰润三年持有、泓德卓远、泓德臻远回报、泓德远见回报、泓德致远及泓德丰泽,资产净值依次为111.31亿元、52.42亿元、47.44亿元、40.38亿元、26.13亿元及21.26亿元,合计298.94亿元,占到同期泓德公募规模(988.49亿元)的30.24%。

  在上述6只基金中,泓德远见回报成立时间最早(2015年8月),泓德致远、泓德臻远回报及泓德丰泽的成立时间在2017年8月至2019年3月,泓德丰润三年持有及泓德卓远的成立时间分别在2020年1月和12月。

  泓德致远为偏债混合型,泓德臻远回报、泓德远见回报及泓德丰泽等3只基金为灵活配置型,泓德丰润三年持有及泓德卓远为偏股混合型。

  但从资产配置来看,上述3只灵活配置型基金都可归于偏股型。定期报告显示,过去3年(2019年至2021年)年末,其股票仓位(即股票市值占资产净值的比例)都在88%以上。即便是偏债的泓德致远,同期股票仓位也未低于48%。

  从上述数据中也不难看出,邬传雁对股票资产的偏爱、对持仓的自信以及对市场行情的乐观。

  但基金持有人的判断有所不同。

  资讯显示,上述6只基金中,除泓德丰润三年持有及泓德丰泽因为有3年锁定期存在,2021年未开放赎回之外,泓德卓远、泓德臻远回报、泓德远见回报及泓德致远等4只基金都在2021年下半年遭遇不同程度的赎回,申购赎回净额分别为-5.11亿份、-19.05亿份、-12.89亿份和-6.62亿份,与2021年上半年末相比其份额规模分别缩水了8.18%、40.35%、40.95%和50.23%。

  与份额缩水相对应的是持有人户数的减少。截至2021年年底,上述4只基金的持有人户数分别较上半年末下降了16.74%、16.87%、35.37%和17.50%。

  从持有人结构来看,在上述4只基金中,泓德卓远的赎回主力主要是个人投资者,其余三只基金则有不小比例是机构投资者。

  根据定期报告,截至2021年年末,机构投资者所持泓德卓远、泓德臻远回报、泓德远见回报及泓德致远的份额数量分别为871万份、1.33亿份、5.32亿份和0.10亿份,与上半年末相比分别减少了67万份、12.15亿份、7.24亿份和1.23亿份,分别占到同期各基金份额缩水规模的0.09%、63.78%、56.17%和18.58%。

  原因

  导致持有人尤其机构投资者赎回的因素有很多,例如流动性需求、看空未来行情等,对所持基金业绩不满通常亦是其中之一。至于泓德卓远、泓德臻远回报、泓德远见回报及泓德致远等4只基金,导致赎回的因素并无定论。

  历史业绩方面,泓德卓远因成立时间较晚姑且不论,成立时间较早的泓德臻远回报、泓德远见回报及泓德致远过去两年(截至2021年上半年末,下同)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分别为109.08%、120.96%和76.99%,皆大幅跑赢业绩基准(分别为29.77%、29.77%和19.78%),且在同类基金中排名靠前,分别排在前18.76%、前23.79%及前1.91%分位。

  而且,上述3只基金过去1年、过去半年乃至过去3个月的业绩表现也都大幅跑赢业绩基准,且在同类基金中至少排在前40%分位,其中泓德致远在该三个时间段都排在前10%分位。

  因此,如果业绩表现是导致持有人赎回的主要原因,那么影响持有人决策的可能并非长期业绩,而是短期表现或回撤。

  根据资截至2021年6月30日,泓德臻远回报、泓德远见回报及泓德致远在过去6个月的最大回撤分别为-21.90%、-18.27%和-10.53%。

  至于2020年12月才成立的泓德卓远,截至2021年上半年末,其成立以来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为-0.11%,过去6个月最大回撤为-21.81%。

  在上述赎回及回撤的背景之下,2021年8月发生的一幕也似乎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得到解释。

  8月30日,邬传雁在一个内部交流圈质问公司第一大股东、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王德晓,以及公司督察长李晓春等人:“刚得知公司关闭了我在泓德卓远的交易决策权限。我很震惊!为什么?没有交易决策权限,请问我还是基金经理吗?卓远增聘基金经理,不需要和原有的基金经理讨论吗?共管还是换人,我没有知情权吗?若是共管,为什么是我被拿掉了交易权限?这样瞒天过海,置持有人利益于何地?还是想重蹈泓德裕泰的覆辙?”

  上述言论被有心人截屏并上传公网之后,迅速引爆舆论。次日,泓德基金发布紧急声明称,“此次事件,确属沟通环节出现问题,对此我们深表歉意,目前问题已经妥善解决。”

  次日(9月1日),邬传雁在投资者交流会上表示,交易决策权限已经拿回,但其与另一位基金经理共管泓德卓远亦成事实。

  减仓

  遭遇赎回之后,减仓与调仓是基金经理的选项之一。

  定期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上半年末,泓德卓远、泓德臻远回报、泓德远见回报及泓德致远的银行存款分别为3.38亿元、2.89亿元、2.64亿元和1.38亿元,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例分别仅有4.81%、3.07%、3.72%和2.87%。

  于是,投资者可以看到,在2021年下半年,上述4只基金的减仓力度明显加强。

  根据资上述4只基金2021年股票卖出总金额分别为35.32亿元、79.29亿元、76.62亿元和19.11亿元,其中下半年分别为23.59亿元、39.29亿元、34.92亿元和9.94亿元,占比分别为66.79%、49.55%、45.58%和52.01%。

  若仅看上述数据,投资者或许会认为,至少泓德臻远回报、泓德远见回报及泓德致远等3只基金2021年下半年的减仓力度并不强。但是,若综合考虑其规模变化情况,即该3只基金的份额规模在下半年分别缩水了40.35%、40.95%和50.23%,就不难得出相反的结论。

  减持标的方面,2021年下半年,泓德基金对汇川技术、隆基股份、舜宇光学科技等股票的减持力度较大。

  先说汇川技术。截至2021年上半年末,泓德基金是持有汇川技术最多的基金公司,合计持有4991万股,其中邬传雁管理的6只基金即合计持有3393万股。至年底,泓德基金持股降至2075万股,是持股第三多的基金公司,同期邬传雁的持股数量则降至551万股,减去了83.76%。

  再说隆基股份。2021年上半年末,泓德基金合计持有6856万股,是持股第三多的基金公司,其中邬传雁合计持有4346万股。至年底,泓德基金持股数量降至4297万股,成为持股第五多的基金公司,同期邬传雁持股数量降至2227万股,减少了48.76%。

  最后是舜宇光学科技。2021年上半年末,泓德基金持有1550万股舜宇光学科技,是其第五大重仓股,其中邬传雁持有895万股,持仓市值18亿元;到了三季度末泓德基金大幅减仓舜宇光学科技,以至于后者落榜期末十大重仓股(第十大重仓股持仓市值16亿元)。不过,到了四季度,泓德基金又大幅买入这只股票,期末持仓1421万股,是其第二大重仓股。

  截至4月5日,上述3只股票2022年以来的涨幅分别为-17.27%、-15.78%和-48.58%;同期邬传雁管理的6只基金,即泓德丰润三年持有、泓德卓远、泓德臻远回报、泓德远见回报、泓德致远及泓德丰泽年内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分别为-23.49%、-21.91%、-22.38%、-20.98%、-11.73%和-21.90%。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本文地址:http://www.123230.net/jijinxingyedongtai/5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