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370亿基金大佬失手

投资项目平台 2022-04-28 13:28

  对明星基金经理而言,这也是一个难熬的时刻。

  景顺长城基金经理杨锐文,目前在管规模370亿元,过去7年旗下代表基金实现了逾15%的年化收益率。

  但今年以来,他的基金净值回撤幅度惊人。截至4月26日,杨锐文在管8只基金年初至今下跌均超30%,其中景顺长城环保优业绩下滑最多,跌幅超过38%。

  在基金圈,杨锐文以成长股投资见长,被誉为“成长猎手”。此外,他还有“杨长文”的名号,这源于他几乎每一季度,都会洋洋洒洒地写下数千字的市场研判。

  在4月22日发布的一季报中,除了例行的市场分析“走心小作文”,杨锐文还特别提到,他的景顺长城优选基金创出成立以来最大的单季度回撤,给持有人带来一定的亏损,深感抱歉。

  然而,资本市场不相信眼泪,只看重业绩。这个老将什么时候能从坑里爬出来,才是大家最关心的。

  

  01、猜中开头也被套了

  在基金圈,基金经理自购自己管理的基金并不在少数,但似乎很少有基金经理,像景顺长城杨锐文一样,不仅亲自上阵,就连他的家人、同事,也拿出真金白银支持他。

  杨锐文目前在管8只基金,他自购了景顺长城公司治理(260111)混合、景顺长城环保优势股票,持有份额大于100万份。据2021年12月31日的单位净值计算,杨锐文持有基金的累计金额在680万-865万之间(不含父母及家人)。

  此外,景顺长城的员工持有景顺长城新能源产业股票、景顺长城环保优势股票、景顺长城电子信息产业股票的份额均在百万份以上,其中员工购买杨锐文的景顺长城公司治理混合的份数最多,达到701万份。

  通常来说,基金经理自购基金,有助于树立与投资者共进退的良好形象。然而,他们也面临不小的风险。

  以杨锐文买入的主打新能源的景顺长城环保优势为例,截至4月26日,今年以来业绩下滑了38.51%。

  事实上,早在今年1月,面对中证新能源指数踟蹰不前的情况,杨锐文就给2022年的新能源车行情“泼了盆冷水”,“对2022年抱有过高的销量预期(指新能源车销量)是不现实的。与电动化相比,更看好2022年的智能化的发展。”

  新能源汽车的电动化和智能化,虽然有一字之差,但其含义并不相同。比亚迪(002594)王传福如此解释两者之间的差别,“电动化是资源和材料的盛宴,智能化就是制造和科技的盛宴。”

  杨锐文作出这个判断,是基于全球资本市场、A股的动荡以及疫情影响的大环境。2022年开年以来,上游原材料价格飙涨,导致终端价格上涨,进而减缓了电动车的替代节奏。

  在今年年初的预判之后,杨锐文随后进行了调仓,在景顺长城环保优势基金持仓中,【石头科技(688169)、股吧】成为一季度的“头号种子”,原本重仓的睿创微纳(688002)(这是一家从事非制冷红外成像与MEMS传感技术开发的高新技术企业)和视源股份(002841),持股都往后降了大约2个排位。

  即便如此,杨锐文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被套的命运。

  02、“杨长文”的另类成长

  杨锐文工学硕士、理学硕士出身,曾在上海常春藤衍生投资公司,担任了两年高级分析师。2010年11月,杨锐文加入景顺长城担任研究员。研究员时期的杨锐文,覆盖行业范围极广,包括电力设备、新能源、消费、环保、科技等。

  同一年,杨锐文偏爱成长股的风格,有了初步的萌芽。据杨锐文回忆,他在一次会议上,碰到了当时已名声大噪的王亚伟。王亚伟的一句话触动了杨锐文,“有些小公司有无限的想象空间。”

  随后,在智能时代与移动互联网时代里,杨锐文见证了那些公司从“小破烂”,逐步成长为业内巨头。这让杨锐文震撼不已。

  2014年10月,杨锐文正式升任景顺长城基金经理,先后接棒景顺长城优选(260101)混合、景顺长城成长两只基金。彼时,恰逢2014至2015年的杠杆牛,中小成长股一骑绝尘领跑全市场。杨锐文也成为研究众多中小成长股的基金经理之一。

  在快速单边上涨的行情中,杨锐文的阶段性业绩表现却并不突出。以景顺长城优选为例,截至2015年6月5日创业板牛市结束,该基金年内收益为95%,而当时近300只主动权益类基金年内收益超100%。

  2015年以后至2018年,A股进入了漫长的成长股熊市,从2016年的震荡下行,到2019年的核心资产抱团……A股整体偏向白马龙头等核心资产的风格中,杨锐文调侃自己那几年是“在盐碱地里种庄稼”。即便备受外界质疑,杨锐文也并未改变偏好早中期成长股的风格。

  在杨锐文看来,企业在早中期阶段组织结构、业务链条简单,风险是可以甄别的。而股价在较长的稳定期里,也会给杨锐文充足的时间,去观察企业是否有变完美的基因。

  熬过“盐碱地里种庄稼”的那段日子,杨锐文业绩表现颇为亮眼。比如景顺长城优选混合,截至2020年8月25日,任职回报208.91%(同期业绩比较基准回报是60.88%),年化回报率是21.28%。再比如景顺长城环保优势,在2020年荣获晨星三年期五星评级。

  这得益于他挖掘出了不少成长股牛股。以景顺长城环保优势2019年末的第二大重仓股视源股份为例,杨锐文自2017年二季度开始买入持有至今,截至2019年末的股价已经翻倍。

  除了上面提到的聚焦早期成长股,杨锐文的成功也离不开持仓的分散性。杨锐文擅长精选各个细分产业里的龙头公司、相对分散地构建投资组合。

  以景顺长城优选为例,2016年前公用事业、医药生物占比较多,近两年又在5G浪潮中转向电子行业。根据公开数据,其重仓更偏向中游制造,占比超过10%的行业有电子、化工、汽车等。

  在聚焦早期成长股,并注意分散持仓的投资理念下,杨锐文的业绩不断向好,在管规模持续扩大:从2014年20多亿,飙升至2019年底超过100亿。2020年,杨锐文在管规模快速飙升至300多亿,到了2021年三季末,杨锐文在管基金规模超过400亿元。

  此时,杨锐文已很擅长在互联网上与投资者沟通了。那头茂密且花白的头发,也成为了他的标志。

  03、成长猎手的“陷阱”

  尽管凭借投资成长股,杨锐文在这些年将代表作品的年化收益率做到15%以上,但成长股也会有“陷阱”。

  在外界看来,杨锐文是采用了一种类似一级市场的投资思路,进行成长股的投资,从而分享到企业价值溢出来的投资回报。但是,由于部分所投企业处于未成熟阶段,很难在早中期就形成明显的护城河。

  偏前期的投资策略,显然在A股更加困难。

  杨锐文不乏有踩雷的例子。以景顺长城优选为例,该只基金2020年新进【每日互动(300766)、股吧】(300766)。这家公司的产品,在当时可跟踪验证,但随后公司被曝出合同造假,股价当时在两个交易日里,下跌超30%。

  与此同时,每日互动自上市以来,业绩连续下滑。随后,杨锐文对每日互动进行了减持。长城优选2020年四季报显示,前十大重仓股里,每日互动已经不见了踪影。

  宇智博咨询创始人石宇还告诉市界,专注于成长股,往往需要大量的调研和研究,因此杨锐文对于热点以及政策面,有时候会反应慢半拍。比如杨锐文旗下的产品,疑似抱团高位接盘半导体。

  今年以来,半导体行业经历了一轮深度调整,年初至4月26日,A股半导体指数跌超32.9%。自2021年8月30日至今年4月26日,睿创微纳股价更是跌了73.9%。杨锐文为代表的景顺长城基金,自2021年第二季度开始不断加仓,从0.02万股一直加到了2021年末的3077万股。其中,杨锐文管理的基金持有2652万股。

  除了在睿创微纳上跟错了节奏,杨锐文在江淮汽车(600418)上也马失前蹄。在政府补贴逐渐退坡,新能源行业承压下,2021年三季度,杨锐文新进了江淮汽车,持有5393.7万股。到2021年年底,杨锐文大幅加仓江淮汽车4103.4万。至此,杨锐文共持有江淮汽车共计9497.1万股。

  

  但是,新能源政策风向转变下,新能源汽车竞争的道路注定是曲折的,比如各路车企为了抢先同行一步,烧钱抢市场,花钱砸技术。在这种不确定性较大的行情下,江淮汽车2021年处于亏损状态。截至今年4月27日,江淮汽车股价从前期高点20多元,下跌到如今的7元多,回调幅度高达60%多。

  截至2022年3月31日,江淮汽车已不在原持有基金的十大重仓股名单。

  深圳前海红岸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经理王兆江告诉市界,投资成长股要面对成长的不确定性,以及市场流动性等风险。这些风险会给股价带来很大冲击,比如有些企业,在某个时期主营产品卖的特别好,股价表现也很好,但一旦市场萎缩或被更替,股价就会连续下跌。

  “其实不论成长股,价值股,或者价值成长股,都存在陷阱问题。对杨锐文而言,规避成长股陷阱,对投研团队的研究和风险控制能力的要求更高。”王兆江坦言。

  04、落后同行

  2022年以来,杨锐文在管基金业绩持续回调。

  作为乐观主义者,杨锐文认为,应该抗拒内心的恐惧,审视自身组合的内在逻辑,坚持必要的坚持。风险已经体现在过去,机会呈现在未来。

  他一季报中还总结道:自当基金经理以来,经历过2015-2016年的三轮异常波动,经受过2018年的从头跌到尾,以及几乎每年都会经历的近20%幅度的市场回撤,“每次到那种跌到市场自我怀疑的时候,这个市场就见底了。”

  实际上,在一次采访中,杨锐文提到过这样一个规律:历史上看,过去几年,我一般开年都比较差,后面往往越来越好。

  对于未来的投资机会,杨锐文有自己的判断。他认为,就投资机会而言,上半年是周期类占优,下半年将是科技成长类占优。以有色、煤炭为代表的资源股和以地产、基建为代表的稳增长个股,大概率是上半年的投资主轴。

  杨锐文并不倾向于在现阶段介入相关板块,因为无法衡量这些机会的空间和高度,“将依然以科技成长为主,领军方向将会以半导体、新材料、软件等行业为主。”

  然而,理想丰满,现实骨感。基金圈众所周知的内卷,业绩表现是衡量基金经理的唯一标准。被外界拿来比较的基金经理,不在少数;基民们可选择的基金经理,也不在少数。这其中就有一些与杨锐文一样风格的基金经理。

  杨锐文与银华基金李晓星、已从中欧离职奔私的周应波,有很多相似点:都是均衡成长投资风格;都在2014-2015 年成为公募基金经理;管理规模都在300-600亿之间;在宁德时代(300750)成为万亿宁王的不同阶段,他们都一度参与其中。

  不管是中欧时代先锋、银华中小盘还是景顺长城优选,在前些年,三人的代表作都保持了年化20%以上的收益率。尤其是在2021年的结构性行情中,他们都有各自重仓新能源的产品,令持有人在这波行业景气度高涨的过程中,收益颇丰。

  如今,李晓星组建成熟的行业专家团队,分管持仓,打造多样的产品线;周应波培养徒弟分担规模后,便离开中欧奔私而去;而杨锐文是团结产业专家资源,更快的学习,形成更深的产业理解。

  业绩方面,撇开已经奔私的周应波不谈,杨锐文不仅与李晓星,还与同门兄弟刘彦春有了分化,基金净值波幅巨大。据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刘彦春的业绩表现区间为-20%—26%;而李晓星为-22%—37%;杨锐文则高达-31—38%。

  “过于沉迷在基本面里,就会陷入短期收益不好的境地。”石宇告诉市界。4月25日,沪指失守3000点,2511只股票跌幅超过8%。面对资本市场的再次震荡,刚道完歉的杨锐文,不得不又一次面对业绩的大幅震荡。

  与投资者情绪一样焦虑的,还有杨锐文的妈妈。据杨锐文透露,***妈也买了他管理的基金。原来,每天晚上杨锐文的妈妈都要看一下当天涨跌幅。

  然而,面对连续下跌的价格,杨锐文建议他的妈妈“跌的时候别看,等涨的时候才看。”后来提到这个举动,杨锐文坦言“当然是有点阿Q”。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本文地址:http://www.123230.net/jijinxingyedongtai/62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