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没有北大中文系文凭,没资格起草公司报告?

投资项目平台 2021-10-25 14:21
没有北大中文系文凭,没资格起草公司报告?

10月22日晚间,董秘先后“被打”、被处罚、被解聘的嘉应制药,回复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纵观整个回复,基本是公司董事会两个对立阵营的隔空互撕。拟新晋实控人朱拉伊一方认为解除董秘职务理由充分、合法合规,并且按程序获得董事会表决通过。而持股11.27%的冯彪一方认为解聘董秘“毫无理由”“打击报复”,并质疑董事会召开程序、表决结果合法性。

冯彪还爆出雷语,认为董事黄晓亮“不是公司董秘,也没有北京大学中文系的文凭,没有资格起草公司的报告”。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最受伤的还是嘉应制药的投资者,目前其股价已经连续六个交易日下跌。

解除表决权委托拉开纷争序幕

近一个月来,嘉应制药股东内斗大戏闹得沸沸扬扬,“吃瓜群众”看得眼花缭乱!

最新情况是,22日晚公司就解除董秘事项回复了深交所的关注函,隔空互撕,但要看懂这出大戏,还得从9月中旬的公告说起。

9月17日,嘉应制药发出一则公告,第一大股东老虎汇(实控人为冯彪)宣布解除予新南方医疗(实控人为朱拉伊)的表决权委托协议。三个月前的6月16日,老虎汇刚刚把自己11.27%股权的表决权,不可撤销地委托给朱拉依旗下的新南方医疗,委托期两年,与此同时嘉应制药拟实施定向增发,让新南方医疗入主。

但短短三个月老虎汇就“反悔”了。面对老虎汇突然“出招”,新南方医疗向嘉应制药董事会回复:一直根据《表决权委托协议》的约定,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及公司现行有效的章程行使权利,老虎汇提出的解除理由,不符合《表决权委托协议》,新南方医疗仍将配合公司推进、落实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

双方公开分歧,引来监管关注,嘉应制药很快收到深交所第一份关注函,10月14日公司对关注函进行了公告回复。

从回复来看,老虎汇发难因其认为在董事会名额和总经理人选上自身利益未得到充分满足,并对后续一名高管的安排不满。为了证明对方背约,老虎汇方面还把一份抽屉协议——《备忘录》,搬了出来。新南方医疗方面则认为,董事会成员结构与总经理人选,虽然中途各方有不同诉求,但最终是包括老虎汇在内的多方股东协商的结果,并且老虎汇方面也在股东大会和董事会投了赞成票。

在此次回复中,老虎汇阵营的独立董事肖义南,还最先曝出董秘徐胜利被股东黄利兵殴打的桥段。从黄利兵近日对媒体的回应来看,应该是双方互殴。而监管机构关注的点则是抽屉协议披露不及时,为此上市公司、董秘徐胜利、老虎汇实控人冯彪、新南方医疗实控人朱拉依,均吃到了警示函,而徐胜利被认为未尽到勤勉尽责义务,对问题负主要责任。

随后,10月18日晚嘉应制药公告董事会解聘了徐胜利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职务。次日,深交所对该事项下发了第二份关注函,要求各方说明情况。

两条理由解除董秘职务

10月22日晚,嘉应制药回复了深交所的关注函,在回复公告里,朱拉伊阵营给出了解除董秘徐胜利职务的两条理由。

第一条理由是认为徐胜利严重违反了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制度》的规定,违背多数董事意志,擅自向深交所提交私自起草的仅体现其个人在内的少数董事意见的回函公告。

据公告,9月30日,徐胜利利用职务之便,未经董事会多数董事同意,未经董事长审核批准,擅自向深交所提交其独自以董事会名义起草的关注函回复公告,被董事黄晓亮及时报告交易所而制止。

朱拉伊一方称,公司董事会回函,应当以多数董事的意见为主,少数董事不同意的,可以在回函中注明其不同意见。为让董事会秘书徐胜利尊从董事会多数董事意见,董事长朱拉伊在 9月30日下午紧急召集董事,就是否同意将董事黄晓亮组织的回函提交深交所披露进行表决。

第二条理由是认为徐胜利严重违背了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的忠实、勤勉义务,严重干扰公司董事会正常运作,严重妨碍公司信息披露工作。

朱拉伊一方称,公司董事会、董事长、董事会秘书各自的权利界限明确,董事会秘书应当对此有极其清晰的把控,进而才能为上市公司合格完成信息披露义务,“董事会秘书徐胜利上述利用职务之便擅自回函之行为,说明其无法清晰认知自己作为董事会秘书的定位,亦不尊重公司董事会的权利”。

与此同时,朱拉伊一方亦就解聘董秘徐胜利事项合法合规性做了说明,认为符合《上市公司治理准则》规定,符合《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其表示,公司董事会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和《公司章程》的规定,通过法定程序解聘徐胜利董事会秘书职务,不存在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越过股东大会、董事会直接任免高级管理人员的情形。

另外,基金君此前报道中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据公告,解除徐胜利董秘职务后,董事会要求其于10月16日12:00 之前回公司交回董事会印章、信披 EKEY 和密码、公司信披邮箱和邮箱密码,但遭到徐胜利的拒绝。公司董事会被迫向深交所申请重新办理信披EKEY。

冯彪阵营:“毫无理由”“打击报复”

冯彪则认为,徐胜利的做法合法合规,符合董秘的职业操守,“董事会解聘董事会秘书徐胜利是非法的,是毫无理由的”,“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材料能够说明徐胜利存在被解除董事会秘书职务的理由”。其认为徐胜利不存在《公司法》《上市规则》《董秘管理办法》等规定的不适合或不能担任董秘的任何条款。

对暂代董秘职务的董事黄晓亮,冯彪似乎意见颇大。其表示“黄晓亮不是公司董秘,也没有北京大学中文系的文凭,没有资格起草公司报告”。“至今,黄晓亮没有征求过本人的意见。本人好歹也是公司的副董事长,黄晓亮董事是不是也要在程序上问问我的意见?”,冯彪在公告中“控诉”。

此外,冯彪称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第二次临时会议(注:议案之一就是解聘董秘)召集、召开程序违法、表决结果也不具有合法性,应当予以撤销。

冯彪在此释放了一个“瓜”,其认为公司独立董事徐驰不独立,“徐驰在担任独立董事前一个月接受公司股东陈泳洪、黄利兵、黄智勇的委托,并提供了法律服务,徐驰至今没有披露其与公司股东陈泳洪、黄利兵、黄智勇之间的关系,在独董任职承诺上做了虚假陈述”。所以,冯彪指“在公司董事会开会的过程中,丧失了独立性,他的投票无效”。

徐胜利本人则“断然否认上述董事作出的指控,上述董事并没有陈述解聘董事会秘书职务的直接理由”。同时其认为朱拉伊“通过操纵董事会利用规则来打击报复上市公司高管”。独立董事肖义南也称,朱拉伊提议解聘徐胜利董事会秘书职务的理由不成立,并认为“第六届董事会第二次临时会议召开流程违规”。

值得一提的是,冯彪阵营的肖义南似乎同样存在“独董不独”的问题。公开资料显示,肖义南从2016年1月至今一直在海南椰岛担任独立董事,而海南椰岛目前实际控制人正是冯彪。

对于冯彪阵营三名董事均提及董事会会议召开程序违规,表决结果无效问题,当晚实际上还同时披露了一份北京京都(上海)律师事务所出具的“关于对广东嘉应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关注函之专项法律意见书”。

该律所认为,“嘉应制药第六届董事会第二次临时会议的召集和召开程序、表决结果符合《公司章程》《董事会议事规则》的规定,召集和召开程序、表决结果合法、有效”。

股价已六连阴跌

股东内斗,受伤的还是买了嘉应制药股票的投资者。从10月14日开始至10月22日,6个交易日里嘉应制药全部收阴,累计跌幅约11%。

作为老牌药企,嘉应制药曾被誉为“粤东药业明珠”,但近年来一直没有实控人的嘉应制药经营业绩不佳。

嘉应制药在2017年、2019年出现亏损,营收增幅也不大。2021年上半年,嘉应制药实现营业收入2.52亿元,实现净利润仅418.58万元。此外,2021年半年报显示,嘉应制药产品阵营共有5个剂型,66种药品品种,较2009年上市时的药品数量仅增加一种。

目前看,多数网友似乎对同时手握海南椰岛实控权的冯彪“意见”大一些。

公开资料显示,冯彪为“东方系”创始人,控制东方资本、东方智财、东方君盛、老虎汇等关联公司,广为人知的资本腾挪案例包括海南椰岛、嘉应制药、全新好等。目前,东方君盛为海南椰岛第一大股东,老虎汇则为嘉应制药第一大股东。但老虎汇在嘉应制药持股比例只有11.27%,与二股东差距仅有0.33%,所以入股四年多来始终无法控制董事会。

冯彪实际上早已处于财务困境中。

2017年2月,老虎汇将刚取得三个月的嘉应制药股权质押给东方证券,融资4.7亿元,冯彪提供连带责任担保。2018年3月8日借款到期,老虎汇和冯彪违约。目前上海金融法院和上海高院的一审和二审(终审)判决都已出炉,老虎汇和冯彪方面对东方证券承担的本金、利息、违约金等付款责任超过6亿元,东方证券有权以拍卖、变卖、折价的方式处置老虎汇持有的嘉应制药全部股票以清偿前述债务。

海南椰岛方面,今年6月冯彪也解除了与自然人王贵海持续两年的股权委托协议,彼时披露的一份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东方君盛2020年度财务报表出具了“与持续经营相关的重大不确定性”事项段。截至2020年底,东方君盛营业收入仅 696万元,而未弥补亏损高达6.87亿元,净资产为-1.12亿元,已经资不抵债。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本文地址:http://www.123230.net/wangshangtouzilicai/32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