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港股屡现“四大”核数师辞任 审计费争议背后玄机

投资项目平台 2021-11-22 14:21
港股屡现“四大”核数师辞任 审计费争议背后玄机

审计费用争议的背后,上市公司流动性紧张、审计收费、会计师不认同公司的账目处理等问题孰轻孰重?

从2021年11月8日开始,连续4天时间,港股市场频频出现“四大”核数师辞任上市公司的情况,涉及上市公司包括鑫苑服务 (1895.HK)、大森控股(1580.HK)、卓尔智联(2098.HK)、威高国际(1173.HK),而辞职的理由均是审计费用未达成共识。

记者发现,这几家港股上市公司,除了鑫苑服务净利润在逐年增加之外,其余几家公司业绩难言理想,有的多年增收不增利,有的已经持续亏损进而要进行债务重组的情况。

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一般来说,会计师事务所与上市公司出现审计费未能达成共识的情况主要有三种,第一种是公司经营情况出现问题的确无法支付费用;第二种是一般在企业规模(资产、收入、利润或子公司家数)较上年有较大幅度增长时,或者审计师认为上年审计收费与投入工作量不匹配,可能会向企业提出增加审计收费的要求,而上市公司不愿意增加;还有一种是会计师不认同上市公司有些账目的处理方法或者有一些往来的处理办法,但又不好明说,就找了审计费未能达成共识的理由。

审计费用未达成共识

11月8日,鑫苑服务发布公告称,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已辞任公司核数师,原因是公司未能与安永就审核公司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综合财务报表的审计费用达成共识。经审核委员会推荐建议,大华马施云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已获委任为公司核数师。根据鑫苑服务2020年财报,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年度,就年度审计及其他审计服务已付或应付该公司核数师安永的酬金总额为人民币480万元。

记者以投资人的身份致电鑫苑服务投资者关系处,对方表示,安永是按照头部企业来报价的,但像鑫苑服务的体量,2020年一年的净利润目前才一个亿。大华虽然不是“四大”但也属于一线,但是报价比安永少很多,所以选择大华放弃安永。根据财报,2020年该公司营业收入6.537亿元,同比增长22.43%;归属母公司净利润1.28亿元,同比增长61.03%。

除了鑫苑服务外,在同一时段,港股也出现了三家上市公司核数师辞任的情况。11月9日,威高国际公布,德勤辞任公司核数师,德勤于其辞任函中表示,考虑到多项因素包括与审计相关的专业风险和审核费用水平,决定提出辞去本公司核数师的职务。公司确认,截至2021年3月31日止的2021财年,德勤核数师审计费用为277.3万港元。

11月11日,卓尔智联发布公告,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辞任公司核数师,原因也相类似,为毕马威未能与该公司就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年度之核数费用达成共识。同时,公司宣布委任香港立信德豪会计师事务所为公司核数师。根据2020年财报,卓尔智联2020年付给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520万元。“今年毕马威加价了不少,我们觉得太多了,也跟他们谈过但没有达成共识。”卓尔智联投资者关系处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

同天,大森控股公告称,罗兵咸永道会计师事务所自2021年11月10日起辞任公司核数师,原因为罗兵咸永道未能与该公司核数师酬金达成共识。董事会根据审核委员会所建议,已批准委任致同(香港)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为公司核数师。根据2020年财报,罗兵咸永道2020年的审计费用为192万元。

一位“四大”的审计师告诉记者,一般在企业规模(资产、收入、利润或子公司家数)较上年有较大幅度增长时,或者审计师认为上年审计收费与投入工作量不匹配,可能会向企业提出增加审计收费的要求。

盈利情况几何

记者发现,前述几家港股上市公司,除了鑫苑服务净利润在逐年增加之外,其余业绩都难言理想。

从2017年至2020年,卓尔智联增收不增利,其营收逐年实现1733.66%、152.22%、29.91%和-0.18%的增长;但净利润从2018年开始,分别减少42.53%、93.21%和 1458.29%。而且2020年,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给卓尔智联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的年报。毕马威表示,“我们在并非作出保留意见的情况下,鑫苑服务于2020年12月31日,鑫苑服务的流动负债净额为人民币36.68亿元及截至该日止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出净额人民币1.85亿元。综合财务报表已经按照持续经营基准编制,该基准的有效性依赖于鑫苑服务的往来银行和金融机构提供持续支持,以及鑫苑服务往后营运能否产生足够现金流量以支持鑫苑服务的营运成本和应付其财务承担。以该集团目前的流动负债情况,显示可能对鑫苑服务是否能继续按持续经营基准运营的能力产生较大不确定性。”

审计意见的类型审计报告分为标准审计报告和非标准审计报告。标准审计报告是指不含有说明段、强调事项段、其他事项段或其他任何修饰性用语的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非标准审计报告是指带强调事项段或其他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和非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非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包括保留意见、否定意见和无法表示意见。

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说明审计师认为被审计者编制的财务报表符合相关会计准则的要求并在所有重大方面公允反映了被审计者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但是存在需要说明的事项,如对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及重大不确定事项等

生产时装和化妆品的威高国际,业绩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从2017年到2020年,营业收入分别减少了9.39%、4.42%、12.18%和38.44%,而净利润则“大起大落”,除了2018年同比增长了120.32%外,2019年和2020年分别减少了1608%和225.70%。11月12日,威高国际发布公告,公司预计截至2021年中期将会亏损约1800万港元至2500万港元,对比去年同期亏损约9100万港元,有所减少。

2020年,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给威高国际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的年报。德勤表示,2020年威高国际产生净亏损1.84亿港元,流动负债超过其流动资产2.56亿港元。诚如综合财务报表附注2所述,威高国际董事认为,根据管理层对主要输入数据及市场状况(包括业务的营业额及支出增长、营运资金需要及银行融资设施的持续续期)的判断和估计,威高国际将有足够资金自在未来最少十二个月内履行其财务责任。该等情况连同综合财务报表附注2所载的其他事项,显示存在重大不确定因素,可能会对威高国际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问。

大森控股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则逐年降低,2018年-2020年,其营收分别降低了12.79%、26.88%和44.05%,净利润分别降低了61.56%、492.16%和211.32%。今年8月,大森控股发布2021年中报称,中期亏损缩窄,续亏3269.5万元,上年同期亏损9639.4万人民币;营业收入8211.3万元,同比减少3%。

2020年11月30日,大森控股发布公告决定实施建议重组。其表示,鉴于爆发COVID-19疫情、中美贸易战及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引发的不确定性,该公司业务自2020年年初以来受到不利影响。国内主要营运附属公司于近年来亦一直录得亏损,同时该公司附属公司无法向该公司派付股息并出现若干国内资金回流难题。此外,大森控股接获多份由若干债权人针对该公司提起并于香港区域法院作出的传讯令状,总申诉额约为350万港元。鉴于以上多方面原因,大森控股董事会认为透过实施债权人计划的方式进行债务重组,藉此免除所有债务及针对该公司所有申索以及缓解其现金流压力。“一般审计费谈不拢的情况,也可能是公司真的没钱,但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大,而最大的可能是公司有些账目的处理方法或者说有一些往来的处理办法,会计师不认同,但又不好明说,就找了个审计费未能达成共识的理由。”一位香港投行人士告诉记者。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本文地址:http://www.123230.net/wangshangtouzilicai/39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