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喝茅台 刘艳春“跌”出千亿基金经理俱乐部

投资项目平台 2022-01-26 14:21

喝了茅台之后,刘艳春“跌”出了千亿基金经理俱乐部。

又一位“千亿顶流”基金经理走下神坛。

1月24日,景顺长城基金刘艳春管理的6只基金均发布了2021年第四季度报告。据Datayes报道!据Pro统计,四季度末6只基金总规模仅为978.51亿元,较三季度末的1029.15亿元大幅缩水50多亿元,从而“跌”出千亿基金经理俱乐部名单。从业绩来看,6只基金的表现都是亏损的,而尴尬的股票都是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等白酒板块。

刘艳春管理的6只基金分别是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景顺长城丁一组合、景顺长城内需成长组合、景顺长城内需二号组合、景顺长城卓越成长组合和景顺长城嬴稷成长集合。其中,规模均超百亿的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基金和景顺长城丁一混合基金,都是刘艳春的拳头产品。

具体来看,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去年四季度业绩为-1.44%,全年业绩为-9.94%,较基准收益率表现落后约6个点。业绩不理想导致此前追捧他的投资者逐渐离场,最新规模为516.94亿元,较三季度末的542.7亿元减少25.76亿元;与二季度末的582.36亿元相比,大幅减少65.42亿元。

景顺长城丁一混合动力去年第四季度业绩为-1.04%,全年业绩为-10.01%,比基准收益率表现差约6个点。最新规模为216.49亿元,较三季度末的226.51亿元减少10.02亿元,较二季度末的253.87亿元减少37.38亿元。

-family: "PingFang SC", Arial, 微软雅黑, 宋体, simsun, sans-serif;"> 其余的4只基金规模均出现了投资者撤离的现象,而景顺长城绩优成长混合则更因此失去了百亿基金产品的称号,其2021年一季度末时尚有141.84亿元,到四季度末则仅88.75亿元。而6只基金规模的缩水,直接导致了刘彦春退出了千亿基金经理行列。

刘彦春的这份成绩单,放在2021年公募基金整体业绩之下,显得格外寒碜:Wind统计显示,2021年四季度公募基金盈利约3000亿元,全年累计盈利高达7265亿元。而基金市场规模亦较上季度小幅回暖,2021年四季度基金总规模25.50万亿元,环比增加6.42%;明星基金经理则展现出强大的吸金能力,规模出现了持续性的增长。

作为曾经与张坤等千亿顶流明星基金经理并列的刘彦春,为何会在2021年遭遇业绩和规模“双杀”的困境从而掉队?对此,有市场人士指出,这或许跟他过度迷恋白酒、医药板块的持仓结构有关。

据通联数据Datayes!的统计,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四季度末的股票持仓比例为91.40%,较三季度末的92.36%略有下降。十大重仓股名单虽然较三季度没有变化,但排名上却出现了小变化,此前排名第二的贵州茅台(600519.SH)跃升至头位,而上期头名的泸州老窖(000568.SZ)则屈居老二;其余依次是迈瑞医疗(300760.SZ)、五粮液(000858.SZ)、中国中免(601888.SH)、药明康德(603259.SH)、海大集团(002311.SZ)、古井贡酒(000596.SZ)、美的集团(000333.SZ)、海康威视(002415.SZ)。十大重仓股里面,白酒股票占据了四席,医药生物有两个,可见白酒医药在其投资组合中的分量之重。

刘彦春管理的另外一只过百亿的基金景顺长城鼎益混合的股票持仓比例为89.20%,较三季度末的90.59%略有下降。前十大重仓股名单较上期没有变化,它们分别是: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迈瑞医疗、中国中免、药明康德、古井贡酒、海大集团、海康威视和爱尔眼科(300015.SZ)。值得注意的是,这十大重仓股与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大部分重叠,其中白酒板块仍然是四席,而医药生物只增加到三只。

其余四只基金的十大重仓股亦跟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大同小异,同样呈现出持仓比例略降、重仓白酒医药的局面,且十大可见刘彦春对白酒医药的喜爱程度。实际上,数据显示,近年来白酒医药一直是刘彦春重仓的对象。

上述市场人士对记者表示,毫无疑问,此前和现在白酒股的业绩仍然亮丽,但投资的重点是未来;在酱香主题已经疲软但却缺乏新风口之时,其实已经预示着该板块进入调整期,再叠加消费税(真假还没确定)的困扰,所以白酒行业的前景是比较不确定的。先知先觉者已经获利兑现,而后知后觉者却在期待故事下半场的精彩,那么埋单是难免的了;“正如巴菲特经常提到的那个南瓜马车的故事,当你还在迷恋晚会的盛宴而忽略了午夜十二点的来临,那么就不要埋怨马车变成南瓜了。”

那么,刘彦春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这份持仓组合?可惜的是,刘彦春在季报中并未讲述自己为何在2021年重仓白酒医药的原因,而是强调2021年各行各业的经济困境,“2021年,受信用紧缩、疫情反复、产业政策调整等因素影响,经济冲高回落。新冠疫情对各产业影响差异显著,部分产业链供需关系阶段性失衡,叠加能耗双控政策导致的供给收缩,产业链中下游环节成本压力显著提高。”

那么,他又是如何看待2022年的投资前景?刘彦春在季报中指出,2022年大概率是新冠疫情结束的开始。从全球角度看,滞后于消费复苏的投资端有望逐步回归正常。前期,我国利用出口份额快速提升的时间窗口,充分压降宏观杠杆率,调整经济结构,消化长期风险,为后疫情时代经济可持续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现阶段,我国经济增长已在潜在增速之下,预期宽信用、稳增长、提振内需将是今年政策重点。

“从跨周期到逆周期,从外需拉动到提振内需,边际景气将不再稀缺,资金趋于分散,市场风格将重新平衡。那些短期逆风的优秀公司已经极具投资价值”,刘彦春表示,短期景气波动阶段性影响投资者风险偏好,但对公司内在价值影响实际上微乎其微。更何况,随着逆周期政策逐渐发力,周期下行有望结束并迎来向上拐点,众多行业将迎来景气反转。长、短期逻辑共振的行业与公司在新的一年里有望迎来良好表现。

而最后,刘彦春更是强调,“投资最困难的阶段已经过去。保持耐心,价值总会回归。”

对刘彦春而言,投资最困难的阶段真的在2021年就过去了吗?据Datayes!Pro统计,2022年开年以来,刘彦春旗下的6只基金依然全军尽墨,且亏损幅度远超2021年四季度。截至1月24日,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景顺长城鼎益混合、景顺长城内需增长混合、景顺长城内需贰号混合、景顺长城绩优成长混合和景顺长城集英成长定开的收益分别是-6.64%、-7.16%、-6.15%、-6.62%、-4.37%和-4.48%。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往往更骨感。摆在刘彦春的面前,2022年的一季度,可能才是其投资最困难阶段的开端。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本文地址:http://www.123230.net/wangshangtouzilicai/5444.html